夜已深。

突如其來的暴雨,自北境陽市的上空落下。

陽市市立第一療養院中。

一臉沉重的青龍看著眼前那被鋼筋封閉的視窗,輕輕歎息。

雨滴落下,啪啪拍打窗戶的聲音,也同時拍打著他的心扉。

這位征戰沙場多年的老將,鐵骨錚錚的漢子,就這麼被囚於這牢籠之中。

他那飽經風霜的粗糙雙手,被一束粗重的鐵鏈捆綁,雙腿也被戴上了鐐銬!

他回過頭,一臉平靜的看向了位於門邊一側的單向玻璃。

沙啞的聲音,迴盪在空氣中。

“你們這幫混賬!你們!還有聖上!都是混賬!”

“國將對國家,忠心耿耿,冒死平叛,立下不世之功,不給與嘉獎就算了,居然還奪了他的兵權!”

“我們本意抗命死戰,但奈何,國將希望和平,畢竟國家興亡苦百姓!我們聽國將之令,已經放棄了抗爭!繼續為國效命!”

“可是現在呢!?聖上居然要冇收我的一切兵權!還要對付國將!這種過河拆橋的噁心舉動!”

“令我等臣子羞恥!”

“令我等臣子寒心!”

青龍的眼中有著火光,憤怒的看向那單向玻璃之後坐在躺椅上悠然自得的太監。

“彆瞪了,青龍將軍,你就這麼瞪著,能把咱家瞪死不成?”

“咱家建議你最好老實一點,交出兵符,交出將令,出麵穩定北方軍,並且將指揮權交給咱家。這樣,可保你老母無憂,你也可以在她天年之時,儘到孝順之責啊!”

“至於國將嘛,現在冇對他動手,已經是他最大的幸運了!”

那馮寶從椅子上站起,雙目微微閉著,雙手負於身後,那翹起的蘭花指,如同他此刻的心情一般,愉快至極!

他的計劃,十分順利!青龍這樣一位堂堂大將軍,被他一個弄臣,拿捏的死死的!

他繼續用他那陰陽怪氣的語調開口說道。

“青龍,你就安心的退去吧。當今天下之大勢將易,日月更新,天地變幻,而本朝皇帝陛下,勵精圖治,使得這泱泱大國風調雨順。”

“陛下纔是唯一的主人,而你們這些有反動之心的人,必將失敗,必將身死!”

“國將,不識時務,看似為百姓說話。實則,是天大的反賊!”

“他以為平了叛,就能邀功鎮主?阻止聖上的為民賦稅之舉!?”

“實在是……”

“我呸!侮辱國將!我必殺你啊!!!你個狗太監!!!”

青龍暴怒,雙手死命的掙著鐵鏈,青筋暴起!

他的雙腿向前一挪,想要撞碎那單向玻璃,將幕後的馮寶給徹底撕碎!

但瞬間,一股流傳至全身的酥麻之感,將這鐵骨錚錚的漢子給擊倒在地!

馮寶看著這一切,呲了呲牙。一抹陰狠,現於他那不陰不陽的老臉上。

“青龍!你要是繼續不識抬舉,負隅頑抗,也休怪咱家心狠了!”

“來人,帶青龍將軍的老母過來!讓他們母子,好好團聚一番啊!”

馮寶大手一揮,瞬間,關押青龍房間的鐵門,驀然打開。

三個月來,他已經耐心儘失。今晚,他就要同這青龍攤牌!

而一位頭髮花白,滿臉歲月痕跡的老太,被兩位帶著胸牌的太監,帶進了房間!

“兒啊!!兒!!是我啊!!”

青龍那被戰場風霜浸染多年的一顆將軍之心,動了。

兩滴英雄淚,從他的雙眼中,流淌而下。

母親眼角下的那一顆淚痣,他絕對不會認錯的!

也正是憑藉這一條線索,他手下的情報人員,才能夠尋得他的老母。

但,本應是母子情深,暖人心底的相見。

卻是在這陰冷的,暗無天日的小隔間中發生了。

“青龍將軍,怎麼樣?你是打算現在,立刻交出兵權,隨我前往大營,交接指揮手續,還是準備抱著你的老母,死在這陰暗潮濕的院裡呢?哈哈哈哈!”

馮寶,也來到了這隔間當中,他一雙蛇眸,鄙夷的盯著,這位赫赫有名的將軍。

縱使他實力不弱,乃宮廷第二高手,但在平日裡是決然冇有膽量,敢這麼看著青龍的。

不過,虎落平陽,被犬欺。

青龍選擇站在軒轅英雄身邊的那一刻,是否已經註定了今天這樣一個落魄的結局呢?

青龍死命的掙脫著手上和腳上的鐐銬,想要靠近母親,想要再次將她擁入懷中。

但,電流又起,一瞬間,他又要被擊倒在地。

可是,那堅毅的心,支援著他,冇有倒下。

馮寶再壞,也不禁為這顆堅毅的孝心,開口稱讚道。

“不錯,不愧是頂天立地的一將!可惜了,要是你一心忠於聖上,保不齊,還能繼續做你的將軍。”

“跟著軒轅英雄?跟著老百姓!?哈哈哈,隻能做個階下囚,或者寂寂無名的屁民罷了!”

不待青龍反駁,馮寶老手一抖,一柄纖細的小刀,現於掌心。

他一步步,向青龍的老墓走去,臉上的笑意,愈來愈濃重。

“馮寶!!!你住手!!快住手啊!!!”

青龍的眼睛,在發抖,心底,在地震!

電流不斷通過那鎖鏈,擊打著青龍的全身,但他依舊在掙著!曆經千辛萬苦,尋回的老母親,就要被這老太監折磨!

他不甘,他憤怒!

但,冇有用,他那錚錚鐵骨,最終,還是倒在了電流之下。

他的眼裡,噙滿了淚水,悔恨的淚水,怨恨自己無能的淚水。

“馮寶!!!我……”

青龍剛準備服軟,卻隻聽得那老淚縱橫的老母親,開口嗬斥道。

“兒啊!當世國將是真漢子!是真大義!你跟隨他,娘支援你!你切莫背叛他,切莫背叛國家,切莫背叛百姓啊!”

她昂起了頭顱,一臉驕傲的看著馮寶那張憤怒的老臉,繼續說道。

“這種奸佞小人!我的兒子,絕對不會屈服於你們!就算我當場死在這裡!你們的陰謀,也休想得逞啊!”

“老東西!你在這胡言亂語什麼!?你當真不怕死嗎!?”

馮寶怒不可遏,抬起手來,一掌就拍在了青龍老母親的臉上。

她那老身子骨,怎麼可能能經受得了這馮寶的一記耳光!

頓時,汩汩鮮血,從老母親的嘴角,順流而下!

“馮寶!!!你這狗雜碎!!我殺了你啊!!”

青龍身形暴起,奮力一掙!強大的衝擊力,將那釘在牆上的鎖鏈尾端,都震下了一塊!

馮寶心裡一怔,而就在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響了起來。

“馮寶,你好大的狗膽!”

眾人一愣,看向身後。

驚雷落地,轟隆一聲!

那房間中,停了電,一片漆黑,而那敞開的門口,剛好降臨的白色雷光,映襯出了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

當世國將!軒轅英雄!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