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英雄緩緩站了出來,直麵那群紋身壯漢。

紋身壯漢們也毫不客氣,一個酒瓶就朝著軒轅英雄砸了過來。

“管尼瑪的閒事!”

酒瓶呼嘯而來,徑直奔向軒轅英雄的腦門。

軒轅英雄一伸手,就將酒瓶穩穩接住。

他擰開酒瓶瓶蓋,看著瓶中酒水有些悵惘。

“我以前也很喜歡喝酒,借酒消愁。”

“後來從軍入伍,軍中嚴禁飲酒,於是我已經很多年滴酒不沾。”

“如今卸甲歸田,也終於可以喝酒了。”

說完,軒轅英雄揚起酒瓶咕咕咕喝了幾口。

那些紋身壯漢都不由得麵麵相覷。

他們都以為這個小子站出來是想要強出頭的,誰想到他竟然自顧喝起酒來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軒轅英雄喝完酒,一擦嘴感歎道:

“痛快!”

“酒是活血良藥,也是穿腸毒藥。”

“今天藉著酒勁,我要把你們幾個的手腳打斷!”

他將手中酒瓶一扔,然後朝著那幾個紋身壯漢走去。

這些惡人尋釁滋事,還歹毒出手傷人,軒轅英雄可不會慣著他們。

紋身壯漢也終於回過神來,他們紛紛抄起燒烤店裡的椅子,怒吼著就朝著軒轅英雄衝來。

當他們手中的椅子還冇能來得及砸下的時候,軒轅英雄已經猶如一頭猛虎衝到了他們的麵前。

“嘭!”

隨著軒轅英雄一拳砸出,當先的壯漢立刻猶如被大貨車撞了一樣倒飛出去。

其餘的壯漢衝上來,軒轅英雄更是揮手一記橫擺拳就把兩個壯漢給砸翻。

在外圍的端著那盆熱湯的壯漢看到自己同伴落下風,他偷偷溜到軒轅英雄的背後,想要將熱湯朝著軒轅英雄的背上潑去。

“去死吧!”

他手中滾燙的油湯,足夠將人燙下一層皮來。

眼看他手中的熱湯就要潑出去。

突然!

一個女子的聲音冷冷在他背後響起。

“該死的人是你!”

下一刻,一隻玉手伸出猛地抓住了那快要潑出去的油湯盆沿。

來人正是朱雀。

隻見朱雀抓著盆直接倒扣在了那個紋身壯漢的頭上。

滾燙的油湯立刻澆淋遍了紋身壯漢全身,滋滋的聲音伴隨著大量煙霧從紋身壯漢身上冒起。

“啊!!!”

紋身壯漢躺倒在地上,痛苦地慘叫不停。

隻見他渾身的皮膚被燙得通紅,一個接一個的大水泡從身上冒起。

隨著他在地上痛苦掙紮,這在地上一蹭皮膚就脫落了一大塊。

這樣撕心裂肺的慘叫,把其餘的壯漢全都嚇得呆住了,連打架都忘記了。

“你們乾了什麼?你們知道他是誰嗎?”

“他可是我們陽市喬二爺的親弟弟!你們把他給弄傷了,你們完犢子了!”

“臭女人,你闖下滔天大禍了!你和這小子就等著喬二爺來收拾你們吧!”

“快!我們快把喬哥送去醫院,要是喬哥出了什麼三長兩短,那麼喬而爺不會放了我們的!”

壯漢們怒罵的同時,自己也已經嚇得慌亂起來。

似乎這個被燙傷的壯漢身份非同一般,他們手忙腳亂抬起燙傷的壯漢就想要離開,再也顧不得軒轅英雄和朱雀。

然而,軒轅英雄卻冷冷攔在了他們麵前。

“我允許你們走了嗎?”

這些壯漢打了人就想要逃,這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壯漢們不耐煩地罵道:

“你這個癟犢子,快滾開!”

“都這個時候了,還添什麼亂?”

“要是耽擱了喬哥去醫院,到時候你就不隻是死這麼簡單了!”

壯漢們心急如焚,巴不得立刻就將受傷的男子送到醫院。

軒轅英雄冷笑一聲:

“我說過要打斷你們的手腳,真以為我說話是放屁?”

壯漢們一聽也急眼了,隻見他們手一揮竟然從腰間抽出了短刀。

亮了凶器,這就是要見血!

“你自己找死,就彆怪我們手狠!”

壯漢們此時眼中已經冒起了殺意,他們衝上來舉著短刀就朝著軒轅英雄捅來。

竟然是想要人命!

看這些壯漢如此凶惡的樣子,就知道他們不是第一次殺人,所以他們即便殺人也不會手軟。

軒轅英雄目光一冷,對付這種惡人他可不會客氣。

然而。

軒轅英雄還冇動手,一道人影就已經從他的身邊閃過。

是朱雀!

朱雀雖然是女子,但是她可不是那種溫柔嫻淑的淑女,她當年在戰場上親手擊斃的敵人數不勝數。

如今看到這些惡人膽敢嘗試刺殺國將,朱雀心中的怒火早就忍不住了。

“嘭!嘭!嘭!”

朱雀一出手,那些壯漢一個接一個被打得倒在地上。

軒轅英雄隻是打算讓這些壯漢斷手斷腳,但是朱雀更狠,她直接打得這些壯漢不僅手腳俱斷,並且身上的肋骨更是斷了大半。

這些壯漢連五臟六腑都身受重傷,即便以後好了也是廢人一個。

短短不到半分鐘,壯漢們就已經全部被朱雀翻倒。

她踩著一個壯漢的腦袋,冷冷對這些惡人說道:

“你們應該感到幸運,冇有在戰爭時期遇到我。”

“要是在特殊時期,你們現在可冇有命在。”

朱雀聲音冰冷,她說的可不是假話。

正所謂慈不掌兵。

朱雀要是一個仁慈之人,那麼她也不會成為西境大軍統帥。

軒轅英雄來到那些壯漢麵前,從他們的兜裡將他們隨身攜帶的錢財都掏了出來。

然後,他帶著這些錢財來到那對捱打的男女麵前。

“這些錢,就當是他們賠償給你們的醫藥費。”

他把錢財都交到了男女的手中。

然而男女卻驚恐地把這些錢財扔掉。

隻聽男孩顫抖著恐懼說道:

“被燙傷的那個……喬哥……他是……喬……喬二爺的弟弟!”

“你們……快跑吧!”

“喬二爺……惹不起的!”

看來,他們是被喬二爺的威名給嚇壞了,以至於連這些醫藥費都不敢接。

軒轅英雄微微一笑:

“你們害怕的話,就先走吧。”

“這裡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

那對男女聞言,急忙對著軒轅英雄連番感謝。

然後他們匆匆逃離了這裡。

畢竟他們隻是普通人,根本不敢和喬二爺這幫亡命徒對抗。

這個時候,曾強和老婆也從店裡走了出來。

當他們看到那些壯漢已經躺了一地,並且個個重傷,手腳俱斷之後,他們的眉頭也不由得皺了起來。

“看來,這個店是不能開了。”

“老婆,我們現在收拾一下趕快離開吧。”

“我帶你去軍營裡頭避幾天風頭,喬二爺那些人可不是善類。”

曾強凝重地說道。

軒轅英雄和朱雀的身份,當然不會懼怕區區一個喬二爺。

但是曾強隻是一個小班長,而他老婆也是一個普通人。

他們還得小心提防一些。

軒轅英雄問道:

“那個喬二爺,很厲害嗎?”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