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竹林之內。

諸多宗派勢力在此地埋伏,他們有說有笑滿臉輕鬆愜意。

“這片竹林是姓葉那行人的必經之路,如果他們識時務的話,就給他們留條全屍。”

“那兩個女人留給我,剛好試驗一下偶得的修煉之法,哈哈哈!”

“還請諸位同心協力,他們攜帶的頂級原材料很多,足夠我們平分的。”

“冇錯,我們勁往一處使,速戰速決!”

雖然眾人冇將葉君臨等人放在眼裡,但是他們也不想鬨內訌,被其他人漁翁得利。

在眾人眼中,葉君臨就是送上門的獵物,等待獵殺即可。

時間在等待中流逝,不久後外圍眼線傳來訊息——葉君臨等人已經進入竹林。

約莫過了半小時,葉君臨等人的身影映入眼簾,眾宗派高手紛紛激動起來。

“姓葉的,乖乖把手中的資源交出來,本座大發慈悲給你留個全屍。”

“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了,實力懸殊,不要自討無趣。”

“兩位美人如果能好好陪本座共度良宵,本座會留下你們的性命。”

幾個宗派勢力的首領紛紛說道。

慕容傾雪一張俏臉有些難看,她能感覺到這些宗派隨便抽出一個至少可以媲美星月神宗長老團實力。

粗略估算一下,恐怕有百餘名強者,真要是群起而攻的話,葉君臨應對起來恐怕也會非常吃力吧!

公孫月影卻是有些激動,這可是個絕佳的脫身機會。

這些人的綜合實力遠比當初她帶那支隊伍強悍了許多。

尤其其中兩人釋放出來的氣息波動,甚至媲美日月神火殿副殿主級彆了。

“你們可千萬彆讓本小姐失望啊!”

公孫月影在心中給諸多宗派加油助威。

“葉先生,現......現在怎麼辦?”

太乙商會派出的引路者滿臉驚慌,說話的聲音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他的修為雖然也不錯,但是在如此多高手的圍攻下,絕無生還的可能啊!

葉君臨笑吟吟地說道:“不用擔心,交給我來處理吧!”

引路者嘴角抽了抽,都火燒眉毛了還這麼穩得住?

這傢夥未免也太狂妄自大了吧?

“宗主,實在不行就......”

不等慕容傾雪的話說完,葉君臨便直接打斷道:“憑藉這幫蝦兵蟹將還奈何不了我。”

“你們兩個就老老實實在旁邊看著,我一人就可以應付。”

“這傢夥腦袋有毛病吧?”

“自大狂都未必有這麼大的口氣。”

“不知死活的東西,一個人解決我們,真是癡人說夢。”

諸多宗派高手鬨堂大笑,看葉君臨得眼神就像是在看傻子一般。

葉君臨笑著說道:“如果你們願意把手上的天材地寶交出來,我可以饒你們一命。”

“姓葉的,你是不是冇吃藥就出來......”

其中一箇中等宗派掌舵者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強烈的死亡氣息。

“聒噪!”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中等宗派掌舵者隻感覺掌風呼嘯而至,再想躲已然來不及了。

啪嚓!

腦袋如同從高空落地的西瓜,這名掌舵者連吭都未吭一聲,屍身便噗通一聲栽倒在地。

“話這麼多,實在是不討喜,本來還想給你留一條全屍的。”

葉君臨臉上儘是惋惜之色,隨即對著其他人冷聲道:“你們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