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與頂級鍛造師搞好關係,所能得到的利益將是持續性的。

要知道咋崑崙墟內無論大小宗派,對於兵刃的品階都非常重視。

甚至有森多宗派就差一柄絕世神兵,就可以讓宗派躋身更高層次。

太虛神宗便是如此,無論是宗派人員的高手質量,還是擁有的龍脈資源,都妥妥的大型宗派標準。

唯一欠缺都的便是絕世神兵,據說不久前他們得到了一把神劫,即將成功躋身大宗派行列。

雖然與頂級的大宗派實力還有些差距,但絕對遠遠甩開了中等級彆宗派。

“更何況你們也未必能戰勝葉君臨,他明顯在隱藏著實力,即便是我都無法探查清楚。”

“他有能力屠殺日月神火殿數十名天驕,生擒公孫月影,難道就冇能力殺了你們這些人?”

“退一萬步講,即使我們精銳儘出將其擊殺,也勢必傷亡慘重,這麼做實在得不償失。”

魏舒揚語氣凝重地說道。

嘶嘶嘶!

太乙商會幾名高層紛紛倒吸著冷氣,甚至感覺有些後怕。

如果葉君臨就是當初屠殺日月神火殿眾多精英的幕後元凶,那麼實力必然深不可測。

貿然出手不但會一無所獲,甚至還可能把性命搭進去。

“更何況敢肆無忌憚的屠殺日月神火殿那麼多人,就說明他不但實力強悍,還有可能有所依仗。”

“麵對如此高深莫測的一個人,你們確定要貪圖一些蠅頭小利而得罪他嗎?”

魏舒揚冷聲反問道。

眾人紛紛搖頭,他們現在才終於明白了魏舒揚的良苦用心。

“放心吧,本座的眼光不會錯,結交葉君臨,我們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受益。”

魏舒揚胸有成竹地說道。

另一邊。

葉君臨等人從太乙商會離開,葉君臨就發現有太乙商會的高手暗中跟隨了。

“看來魏舒揚還是不放心啊!害怕我將帶路之人殺掉!”

葉君臨瞭然於胸,但是並未搭理跟蹤者,畢竟太乙商會還有不小的價值。

更何況如果在後續趕路過程中遭遇麻煩,自己也能禍水東引,讓這些太乙商會的高手充當保鏢。

至於其他跟蹤者就是之前在太乙商會做交易的諸多宗派高手了。

他們起初並不看好葉君臨他們能交易成功,畢竟後者連幾百塊龍脈靈晶都拿不出來。

然而事實狠狠打了他們的臉,葉君臨等人竟然收穫滿滿的出來了。

天星鐵、火金、龍石儘在其中,這讓所有人都震驚不已,同時也非常疑惑。

畢竟太乙商會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隨即經過了深入探查,這才得知了交易的真相。

“竟然是用神兵換取的頂級原材料。”

“能被太乙商會看中,那神兵的等級絕對不低,甚至可能達到絕世神兵層次。”

“這傢夥還真是出手闊綽,難怪之前敢大言不慚。”

“這麼多好東西如果不搶奪,那可就真的暴殄天物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諸多宗派當即起了歹心,並且決定找機會出手搶奪。

拋開神兵利器不提,即便是天星鐵、火金和龍石,都足夠吸引他們動手了。

當然這些人也完全冇把葉君臨放在眼裡。

認為他就是個人傻錢多的垃圾,葉君臨手上那些頂級材料搶奪起來簡直是易如反掌。

就這樣諸多宗派強者一路尾隨葉君臨等人出了龍陽城,決定找個偏僻處殺人越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