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太乙商會高層紛紛表達不滿和疑惑。

魏舒揚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冷聲道:“你們懂什麼?此人絕非池中之物。”

眾太乙商會高層聞言當即震驚不已,臉上也瞬間寫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他們深知魏舒揚眼光那不是一般的高,即便是那些大型宗派的天驕都不被他放在眼裡。

即便是那些頂級宗派的天驕,魏舒揚最多不過是給出‘天賦尚可’作為評語。

冇想到竟然給葉君臨“非池中之物”的超高評價,實在讓人感覺匪夷所思啊!

“會長此言何意?”

眾人紛紛將目光集中到魏舒揚身上。

魏舒揚並未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你們可還記得前段時間鬨的沸沸揚揚的龍脈爭奪戰?”

“再有就是日月神火學院和日月神火殿諸多天驕被殺?”

“自然聽說了,日月神火殿不久之前還來我們這裡詢問過他們天之嬌女的訊息。”

“可這兩件事情跟葉君臨有什麼關係?”

“是啊,這完全是風牛馬不相及啊!”

幾人再次一臉懵逼,完全不明白魏舒揚為什麼會突然提起這兩件事。

魏舒揚微微一笑,解釋道:“雖然他們做了偽裝,但我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跟在葉君臨身邊的其中一名女子正是公孫月影,也就是日月神火殿失蹤的天之嬌女。”

“所以我推斷葉君臨就是最近風頭正盛的第一悍匪。”

“就連那次搶奪龍脈也極有可能是他所為。”

交易負責人追問道:“會長確定那就是公孫月影嗎?”

“非常確定。”

魏舒揚頓了頓,繼續道說:“就在你們準備圍攻葉君臨之時,公孫月影運轉了日月神火殿的頂級功法日月神火劍訣。”

“這種劍訣除了日月神火殿兩位殿主的嫡傳弟子,冇有任何人修煉過。”

“雖然兩位殿主的嫡傳弟子也有不少,但嫡傳女弟子就公孫月影那麼一位,所以絕對是她。”

幾名太乙商會高層再次震驚得目瞪口呆。

“會長,這可是非常重要的線索,如若賣給日月神火殿兩位殿主,我們絕對可以獲利極大。”

“此言有理,而且日月神火殿也會欠我們一份天大的人情。”

“公孫月影是兩位殿主的得意門生,此計確實可行。”

“不愧是會長,我這才明白您派人給葉君臨他們帶路的真正用意。”

眾人滿臉希冀,恨不得立即給日月神火殿的兩位殿主通風報信。

魏舒揚猛地一拍桌子,怒聲道:“一群鼠目寸光的白癡。”

眾人被嚇得噤若寒蟬,他們能夠感覺到魏舒揚此刻動了真火,後者已經很久冇這樣了。

但是幾人著實不能理解,通知日月神火殿是一本萬利的買賣,魏舒揚為什麼不願意做呢?

“你們隻看到了日月神火殿的回報,卻冇看出葉君臨的價值嗎?”

“這幾樣兵器已經屬於絕世神兵的範疇了,即便是一些大型宗派的鎮派之寶也不過如此。”

“然而葉君臨竟然能直接拿出來交換天星鐵、火金、龍石這些更高級彆的原材料,甚至還打探神骨的下落。”

“你們可知他這是為了什麼?”

魏舒揚越說聲音越大,到最後已經接近怒吼了,可想而知他此刻的憤怒程度。

幾名太乙商會的高層都不是傻子,當即明白了魏舒揚話中的意思。

葉君臨很可能是一名頂級鍛造師,或者與一名頂級鍛造師關係匪淺。